小说家 > 仙侠小说 > 御九天 > 《御九天》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六 赏金任务

《御九天》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六 赏金任务

推荐阅读:雪中悍刀行全球高武天阿降临圣墟(圣虚)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深空彼岸星门诡秘之主剑来左道倾天

    毕竟是鬼中,还是拜月教最擅长的空间巫术出身,皎夕的速度奇快,在路明非指明方向的同时,身形在空中已然化为一道流光,朝着那迷阵正确的出口飞射而出。

    身边的几个队友身手显然也都不差,虽然比不上皎夕,也没突破鬼中,但却都是些在赏金猎人这一行里摸爬打滚了多年的资深鬼级,此时一个个拔地而起,跟在皎夕身后飞速逃窜。

    皎夕提着路明非,四个队友再加上那个玫瑰的年轻人,六道宛若流星般的光芒在麦田上空激射,知道正确的法阵走向和方位,要想跑出这这区区十几亩地的麦田对他们来说不过只是眨眼间的事儿。

    可他们的速度快,那个从黑房子中踏空而来的人却更快!

    几乎是在六道身影的速度刚刚提起来的瞬间,那看似闲庭信步的家伙就已经跨越了一两里的距离,后发先至,宛若一尊幽灵般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前。

    呼呼呼呼!

    空中顿时几个急刹,强烈的惯性让众人滑出了好长一段才勉强在空中停下,皎夕的眼中透出一股惊恐,她竟然完全没有看清这人拦截到前面去的动作痕迹,而是只有一条淡淡的影痕……这是什么样的一种身法和速度?而更可怕的是,即便是到现在,那人已经站在了他们所有人的身前,可皎夕仍旧是无法从他身上感受到任何魂力的波动,这……

    能在一个鬼中强者面前都完全隐匿住气息的,这可不是什么鬼巅,而是龙级!

    不止是皎夕,她身后的其他队友此时也都已经看出来了,所有人的脸色在瞬间就已经变得惨白如纸。

    小小的一个小镇农庄,区区百万赏金的任务,竟然遇到了一个龙级!

    坑,天坑,这他妈的巨神天坑啊!

    而那个拦截在空中的男子却是纹丝不动的悬空在远处,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支小队的所有人。

    “还以为敢来这里送死的会是个什么角色,鬼中、鬼初、鬼初……虎巅?”那人笑了起来,缓缓掀开了遮在头上的黑斗篷,露出那一脸的轻蔑:“一群不知死活的小喽啰!”

    倘若说刚才感觉出眼前此人的龙级身份,已经让皎夕等人绝望的话,那此时此刻看到了此人斗篷下的那张脸,则就是让皎夕等人直接窒息了。

    这人的头像,他们在赏金公会已经看到过了太多次,也是如今九天联盟赏金公会中,赏金排列第二的顶级通缉犯、曾经九神帝国的第一高手——野人封不修,这是……这已经是整个大陆的天花板,龙巅了啊!

    所有人在瞬间就感觉身体都吓得僵直了,只听远处空中有一人淡淡的说道:“封老,棋还没下完呢。”

    那是……那是九神帝国前九皇子隆京的声音!

    皎夕的心瞬间沉到谷底,她听到过隆京的声音,那还是许多年前,在天顶圣堂和玫瑰圣堂大战的时候,隆京作为嘉宾出席过,也公开发过言,那对男人来说略带一丝尖锐的声音太独特了,她忘不了。

    封不修,隆京……天呐,这荒唐的任务,这哪是什么九头蛇的小据点?这分明就是九头蛇的大本营!

    “哈哈哈!”封不修哈哈一笑:“最近风声太紧、憋得太慌,老夫找找乐子,让殿下你先思考十秒钟!”

    霸气的话语,完全没将眼前这帮鬼级当回事儿,可却压根儿就没人觉得他是狂妄或者嚣张。

    “分散跑!”皎夕总算回过神来,第一时间大声喊道。

    虽然她从没面对过龙级,但也知道一群普通鬼级要想在龙级手里逃脱,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儿,更别说这周围还有让他们鬼打墙的迷阵了!但那又怎么样呢?一生修行、奋勇上进,总不是为了最后时刻坐以待毙的,就算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了,可好歹也还要蹦跶一下,甩一甩尾巴。

    她身上的魂力猛然催动,提着路明非就想要往左侧窜出去,可动作才刚刚做出,一股浩荡的龙威就已降临,那煌煌威压宛若末世浩劫的天灾一样瞬间笼罩过来,将她全身的魂力连同灵魂都给封禁冻绝,再也动弹不了分毫。

    不止是她,她身后的同伴们也是一样的,一群在赏金公会混低级s任务的普通鬼级,在这样接近龙巅的强者面前,那真是跟一群蝼蚁没有任何的区别。

    只见封不修轻而易举的控制住了他们,随后随手一挥,那漆黑的夜空中,一只无形的大手瞬间凝聚,朝着被凝固在空中的七人一把抓来。

    “操!”络腮胡的洛军憋得脸都红了,可在那可怕的龙级威压下,却是连半根手指头都动弹不了,唯独憋出一句臭骂。

    “哇哇哇,师父救我!”这是路明非的声音,大概是吓得神经错乱了,在这堂堂龙巅面前,别说什么师父,就算是他师祖父来了也没法救他。

    “饶命!饶命!”那是另外一个队员的声音,吓得都快尿裤子了,拼命求饶。

    皎夕则是心头暗叹,干脆放弃反抗闭上了眼睛。

    接个两百万赏金的糊口任务而已,都这么小心了,居然还遇到龙巅的天坑,这运气还能说啥呢?

    命运对她似乎一直就很苛刻,很不公平,年轻时爱上了一个人渣,幡然醒悟后却又在这世道举步维艰,甚至就连师门,都因为她和她曾经的同伴得罪过王峰,而不愿意和她有过多的关系……毕竟现在的拜月教,在圣堂排名第六,和玫瑰圣堂可是打得火热,以至于曾经堂堂拜月教的天之骄女,沦落到只能在赏金公会的二流队伍里混生活的地步。

    她曾经恨过两个男人,第一个果然是渣男叶盾,那是发自骨子里的恨;而另一个则是王峰,是王峰的崛起,才让她无家可归,让师门不敢接受、让家族与她撇清关系,更恨初见王峰时,对方对她的不屑一顾,若不是那种伤及自尊的眼神,只怕她也不会因为偏见而迷失本心,至少……在当初同为兄妹情深的股勒劝导她时,她或许就能静下心来听听他在说什么了。

    可此时此刻,当注定在劫难逃、人之将死时,所有的这些仇恨却似乎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不管是爱上渣男,还是因为王峰而无家可归,其实说到底,错的都只是自己而已。

    若不是被幼稚和愚蠢一叶障目,怎会爱上渣男?

    若不是自己先招惹王峰,视他为眼中钉,又怎会有后来的被排挤、被打压?

    说白了,自己也只是个渣女,今日种种,不过只是前因回报罢了。

    想到这里,皎夕的脸上居然没有死亡的恐惧,反而是嘴角浮起了一丝笑意。

    错误的人生,结束了其实也是蛮解脱的,只是坑了身边这帮队友了,对了……还有那两个玫瑰的小天才。

    空中无形的大手一把捏拢过来,带着无匹的罡风,当那股形成大手的能量接触到皎夕的身体时,立刻就能让她感受到那种无可抗拒的力量,仿佛只轻轻一下就可以将这七个人拽在手中、捏成肉饼。

    身旁有被挤过来的同伴的哭喊声,皎夕闭上眼睛,心静如水。

    可突然,那只无形大手的握力毫无征兆的停住了。

    皎夕的眉头微皱,是对方打算要抓活的?还是想要在他们临死前折磨一番?

    她念头还未转完,却听到一个笑呵呵的声音在她耳朵边上响起:“观察了你两天,不错嘛皎大美女,脑子没以前那么笨了、身材倒比以前更好了,哈哈!”

    声音说得很轻,还带着一点点温热的口气,弄得她耳朵痒酥酥的。

    皎夕一怔。

    这是……谁?

    她猛然转头,却见说话的居然是那个和路明非一起加入队伍的、玫瑰圣堂的鬼级小年轻。

    只见小年轻也和她一样,被封不修那只无形的大手拽着,和她捏挤在一起,可脸上却毫无惧色,反而是带着一股玩味的笑意。

    紧跟着,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在皎夕的脑子里升起,仿佛那小年轻的脸正在发生着变化……不,没变化!而是看他的人感官变了,同样的鼻子、同样的眼睛、同样的嘴巴、同样的脸,明明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变化,可却在皎夕的脑海里渐渐构建成了另一个人的模样。

    是幻术!这人用幻术遮蔽了他本来的容貌,让人明明看着他,却就是认不出他……对了,说起来,他们已经认识了好几天了,却只知道那个符文天才叫路明非,却偏偏都不知道这年轻人叫什么名字,而且还没有任何人觉得这不正常!

    这、这、这是什么手段?

    皎夕张了张嘴,紧跟着,就看到那年轻人的幻术彻底解除,然后露出一张皎夕打死都没想到的脸来。

    她张大了嘴巴,眼睛瞪得大大的。

    王、王峰?!

    可此时此刻,何止是皎夕呆住了,对面那个刚才还一脸笑意,仿佛能掌控天地的封不修也呆住了。

    这四周的空气仿佛在瞬间变冷了下来,整片天地都被冻结住。

    “封老?”远在农庄的隆京微微皱眉,似乎是有些不满封不修对付几个鬼级的年轻人居然都要花这么长时间。

    而这喊声却仿佛成了封不修夺命而逃的号角。

    空中那只捏着一众鬼级的无形大手猛一闪耀,疯狂发力,封不修并不指望这点攻击能奈何王峰,不过是想要利用几个人质的性命来稍稍让王峰分一下心,而他自己则是在这瞬间化为一道黑烟,朝着和隆京完全相反的方向疯狂遁去,连招呼都不和九皇子打了!

    可还没等他窜出一里地,一声轻叹就已经响起。

    “哎,跑什么呢?有这空闲,交代句遗言不好吗?”

    那声音宛若耳语,不徐不疾的在他耳朵边上缓缓道来,让封不修惊骇欲绝,要知道,他现在可是用远超音速的速度,正在高速飞奔逃命中!

    他惊恐的扭头,朝那声音的来源处看去,可看到的,却只是一只白乎乎的巴掌……

    轰!

    龙巅殒命!

    远在农庄处的隆京显然也注意到这边的惊天剧变了,脸色骤变,猛然起身,想要飞窜回农庄中,那里面有他设置好的传送阵,可下一秒……

    那远在十数里外击杀了封不修的男人,却已经宛若幽灵般站在了他面前,堵住了他进入农庄的唯一通道。

    隆京看着眼前的男子,那张脸再熟悉不过。

    他脸上先是出现了那么一瞬间的惊惧,但却又很快平静了下来。

    五哥隆翔,在九神刚败的时候就选择了杀身成仁;大哥隆真,在原定九天联盟大会议上栽赃王峰的计划失败后,返回九鼎城,在刀锋的看管下郁郁而终……唯有提前隐藏入暗处的他得以存活下来。

    这些年,凭借着曾经他自己、以及九神帝国历代积累的天文数字般的财富,他渐渐组织起了一支反抗军,也收买和策反了不少原本九神的投降者、甚至是原本刀锋的人。

    这几年,九天联盟的新政开始切切实实的触动到一些原九神贵族的利益,再加上王峰神龙见首不见尾,对大陆各方势力的威慑力渐渐淡化,这使得隆京的地下活动变得更加方便,机会更多,让他的羽翼日渐丰满,早就已经积蓄了一股足以祸乱九天的力量。

    可他却一直都不敢真正有什么行动,而是一直低调蛰伏,这一切,都只因为他在等王峰离开这个世界、等王峰破碎虚空,否则只要王峰这半神还在,这世界就没人能反抗得了他!

    可没想到,千方百计躲着的人,此时此刻却已经站在了他面前。

    隆京的脸上带着一丝无奈,也带着一丝自嘲,落在王峰的手里,他知道自己已经完了,连强如封不修那样的龙巅,在这可怕的家伙面前都挺不过三秒,自己又算得了什么?

    “五年了……你还没走。”

    王峰笑了笑:“快了。”

    “所以你要在走之前解决我们?”隆京叹息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我身边有你的内奸?是谁?”

    “我其实给过你机会。”王峰却并没有回答,而是笑着说:“让你换条路走,可惜你没有。”

    “我该更小心一些的。”隆京和王峰的问答似乎完全不在同一个频道上,他自嘲的笑了笑,自顾自的说道:“我知道了,是沧家?”

    “你确实很聪明。”

    “如果真的够聪明,就不会被人卖了。”

    “说不上卖,因为你本来也没真正信任过沧家。”

    “呵呵,没区别了。”

    隆京笑着,此时此刻的他,内心居然平静无比,甚至没有任何一丝不甘。

    他不是做事优柔寡断、瞻前顾后的大哥隆真,也不是做事鲁莽冲动、不计后果的五哥隆翔。

    这些年除了忙着发展壮大九头蛇,他做的最多的事儿,就是通过各种媒体密切关注王峰的行踪。

    在前三年的时候,这事儿再容易不过,王峰带着他老婆孩子满世界旅游,每到一处几乎随时都有跟踪报道,当地夹道欢迎、围观半神之类的也不在少数,这让隆京可以放心大胆的在远离王峰的地方做各种他想要做的事儿。

    但后面这两年就比较麻烦了,王峰既不在曼陀罗守着他老婆,也不在玫瑰圣堂陪着他儿子,而是变得神龙见首不见尾,这让隆京最近两年收殓了许多,藏身之所也是每周必换,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下周自己会住在哪里,可没想到还是着了道。

    “不过我有一点很好奇。”他问道:“以你的实力,既然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藏身之所,怎么还要混在这样一只小队里来搜捕我们呢?”

    “你大概误会了点什么……”王峰笑了起来,指了指那边刚刚落地、惊魂未定的几个人:“那里面有个小家伙是我刚收的徒弟,碰巧,那美女队长也是个老熟人,而我,压根儿不是冲你来的……”

    “什么意思?”

    “最近闲的无聊,带徒弟四处散心,刚好碰到个赏金任务、刚好碰到一队熟人,然后就组队来了。”王峰笑着说道:“一个打发时间的游戏而已,谁知道居然碰上了你们……这只能怪你们运气不好了。”

    隆京怔了怔:“……赏金任务?”

    王峰点了点头,伸出两根儿手指:“两百万的赏金任务。”

    隆京呆了大约了三四秒,突然大笑出声,他笑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两百万?我和封不修的命,居然就只值一个两百万的赏金任务?”

    “没办法。”王峰耸了耸肩:“毕竟已经不是皇子了。”

    隆京笑得都弯下腰去了。

    “这么说来,你还真没有想过要在离开前彻底清除我们?这一切只是巧合?”

    “是的,只是一个巧合。”王峰笑了起来:“水至清则无鱼,联盟的新政终究会触动很多人的利益,所以不管你们九头蛇存在与否,九天联盟在十数年后都必然会经历一次动荡,那时我已经离开了,这些问题该帝释天他们去解决,这对刚成立的九天联盟是一次淬炼,而且我也相信他们必然可以解决得了。”

    隆京仍旧是笑声不止:“那我死得可真冤。”

    “还有什么遗言想要交代吗?”

    王峰问他,可隆京却没有再回答。

    他连看都没有再看王峰,只是带着狂笑后的疲惫,用带着一丝悲叹的眼神看向天空。

    “天亡九神,天亡我九神啊!”他叹息的说道,身体微微一颤,随即,一丝血迹从他嘴角涌了出来,已然自行震断了心脉。

    看着眼前自裁的皇子,王峰微微一笑,心中毫无波澜。

    踏足半神这几年,前三年陪伴家庭,后三年游戏人间,这段时间以来,他渐渐能感觉到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九颗天魂珠加上九龙鼎在手,更有从隆康那里吸收来的力量,他的进步太快了,快到了九天世界的意志早就已经开始忌惮他的程度。

    自己或许即将离开,对这个世界、对他在这里的亲人朋友而言,那和他即将死去也没什么区别,连自己的生死都早就已经看淡了,又怎会因一个九神前皇子的死去而触动?

    他甚至压根儿都没在意过隆京的所谓九头蛇组织,这次真的就是碰巧,否则以他的能力,真要想收拾九头蛇,又怎会容他们发展至今……

    身边咻咻风响,几道人影胆战心惊的从远处飞来。

    路明非只是个虎巅,皎夕把他带过来的,一落地就有点腿软,倒不是他之前担心什么,知道王峰师父的身份,他压根儿就没担心过那个什么龙巅能伤害到他,主要是被人带着飞行的时候恐高……

    皎夕则是满脸惊异、神色复杂的看着站在那里的王峰,理智告诉她应该过去和王峰打个招呼、表示感谢,可内心的一点小倔强和小自尊却让她不愿意那么做……或者说,是怕被王峰像当年那样无视和羞辱吧。

    可没想到,她还在犹豫着,那边王峰却已经笑着冲她招了招手:“嗨,还愣着干嘛?过来搬你们的战利品啊!都是老熟人了,还不好意思呢?”

    老熟人,是指自己吗?

    皎夕一怔,下一秒,只见一道灰影已经闪现到了眼前。

    “前九神余孽隆京、封不修,一个九头蛇首领、一个龙级的副首领,哈,功劳都是你的了。”王峰一边说着,居然伸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把,丰满的手感弹性十足,王峰哈哈大笑着说:“找点利息!不谢,两清!”

    “呀!”皎夕一惊,满脸通红的捂住她那丰满的翘臀,自从和叶盾分手,四年多了,她还从没和任何男人亲近过,更别说直接被男人一巴掌拍在屁股上,此时又惊又怒……却又还有一丝复杂的、说不清道不明的羞涩。

    可等她愤愤然的转头时,却已经看不到王峰和路明非的身影,只有一个淡淡的声音在天空中响起。

    “等哪天跑累了,就去玫瑰圣堂,一个女孩子成天干这舔血的勾当干嘛?当个导师多好,我这里已经考核过了,你的能力绰绰有余!”

    皎夕呆了呆,这、这算是和自己冰释前嫌了吗?

    她怔了半晌,屁股上还残留着一阵火辣辣的痛意,半神的一巴掌可不轻。

    直到旁边的络腮胡队友小心翼翼的喊了她好几声,这才猛然回过神来,脸上随即不由自主的涌起一阵红潮,回味着刚才那一巴掌,竟是不由的露出笑颜,低声笑骂道:“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剑光炫舞、樱落缤纷,一个身着银甲的男子捂着断掉的手臂惨叫着爆退。

    卡丽妲按捺着翻涌着内息,用剑支撑着地面勉强站立,胸口不停的起伏,大口喘着粗气。

    对方只是个很普通的鬼级而已,战技很粗糙,身手也相对笨拙,实战经验更是宛若儿戏一样……毕竟是在御风城这样的偏远小城,一个再怎么普通的鬼级,对于这样的城市来说也绝对已经算是接近天花板的战力了,实战经验稀松平常一点,那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

    可即便只是这样的一个鬼级,卡丽妲应付起来已经很艰难,对方鬼级的威压对现在的她来说,就宛若是一座时刻都压在背上的沉重大山,灵魂或许并不畏惧,但那沉甸甸的重量却让她的行动十分不便,甚至连早已练至本能的天璇剑舞都施展不出来。

    呼……呼……呼……

    卡丽妲重重的喘息着,眸子中却看不到半点惊慌,冷静得可怕。

    当年为了救治千珏千,真元损耗,千珏千虽然认定她花上几年时间可以恢复过来,但那其实是建立在寻求王峰帮助的情况下,单靠卡丽妲自己是很难做到的,她不愿意如此狼狈的去找王峰求救,加上千珏千的死让她一度有些消沉,以至于情况一再恶化,途经这御风城时,甚至到了魂力尽丧、性命不保的地步。

    所幸在御风城遇上了曾经闯荡天下时结识的故人相救,祖传的魔药、悉心照顾下才让卡丽妲活了下来,但此后魂力再也无法恢复巅峰,即便如今已经修养了好几年,也不过是堪堪恢复到虎级的水准,但日常生活已经无碍。

    恰逢那时候天下一统、九天联盟成立,圣堂大举改制,也放权允许民间私办各种魂修学前班,卡丽妲也是应人所邀,便是那位救了她的故人,合伙在御风城开了这家‘玫瑰学前班’。

    坦白说,以卡丽妲的水准,教一堆小娃娃魂修入门,那真是大材小用了,这几年她也曾想过去刀锋城找王峰,但一来圣光圣路上天天都在播报王峰一家三口甜蜜的‘居无定所’、旅游生活;

    二来卡丽妲知道自己的伤势经年累月已成定势,就像曾经的千珏千一样,已经不可能再逆转恢复。她生性高傲,刀锋联盟也好、九天联盟也好,还是圣堂也好,现在都发展得很好,有她不多、无她不少,那又何必拖着已经无法恢复的身体,跑回去给别人添麻烦,甚至是让爷爷看着她伤心呢?

    再加上在这御风城已经渐渐呆习惯了,‘玫瑰学前班’的那些孩子们也都很喜欢她,干脆就隐姓埋名的在这里定居了下来,除了偶尔用无地址的方式,给远在九鼎城的爷爷写封信报平安外,再没有与其他故交联系,结果玫瑰学前班是办得越来越火,出了好几个考进圣堂的小天才,日子过得倒也顺风顺水。

    可你的生意好了,别人的生意就差了……御风城原本是有一个官办‘魂修培训班’的,生意和口碑也还行,可自从卡丽妲和同伴这个‘玫瑰学前班’搞起来之后,两相对比,那边的生意和口碑就一天不如一天了。

    要知道,那可是城主主办的培训班,也是城主用来网络城中富商、权贵,以及敛财的重要途径,怎可能让一个民办的学前班给搞垮?于是这段时间,天天有街头流氓跑来玫瑰学前班这边闹事,吓唬小孩的、收孩子保护费的……卡丽妲刚才出手教训了两个小流氓,可立刻就引来了眼前这一大帮护卫队的人,其中甚至还有护卫队的队长,那位鬼级高手!二话不说就要抓人,根本不给卡丽妲等人辩解的机会。

    虽说曾经的战斗技巧还在,可虎级的魂力实在太过微弱,别说施展强大的剑技了,光是刚才那鬼级强者的威压就已险些让她抵挡不住。

    所幸仗着点运气强行拿下,此时在她身后,已经负伤的女伴正护着十七八个十岁左右的娃娃,孩子们的眼中流露着惊恐之色,女伴的眼里充满担忧,卡丽妲则是喘息着粗气,刚才的动作消耗了太多力气,平静了好几个月的魂力又开始紊乱起来,她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再动手了,甚至随时都有可能栽倒,但身后有同伴、有她教导了两三年的孩子们,这样的时刻,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表现出任何不支之色。

    卡丽妲强压着翻滚的气血,将那粗重的鼻息强行平复下来,一双厉芒看着前方那群瞠目结舌的人。

    魂力虽然不再,此时也已经是强弩之末,可精神意志毕竟是曾经的强大龙级,手中鲜血无数,那双眼凶悍的杀气一迸发,虽是并不具备任何实际杀伤,可却生生将那十几人吓得不由自主的往后倒退了数步。

    这些人都是御风城护卫队的战士,刚才被砍断了手那个正是护卫队的队长,在御风城已是顶尖的高手,这些人都呆住了,堂堂鬼级高手的对手,竟然被那个‘玫瑰学院’毫不起眼的虎级女老师一剑斩了手臂?

    虎级赢了鬼级,这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件不可思议的事儿!

    可下一秒,一股比刚才那鬼级更加强大的威压猛然降临。

    卡丽妲只感觉强压袭来,本就已经不支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住,双腿一软,拄着剑单膝跪下,一口鲜血喷出。

    “区区虎级的一个野路子老师,居然能伤我御风城的鬼级高手,”淡淡的笑声响起,一个男子分开目瞪口呆的护卫们,朝着卡丽妲走了过来:“想不到我小小御风城还藏着你这样的人物,难怪你们这小小学前班办得风生水起……呵呵,还是个美人儿,难得,难得!”

    鬼中!

    在御风城住了好几年,眼前这男人,卡丽妲还是认识的,御风城主普罗米斯,也是这御风城绝对的第一高手。

    卡丽妲的心里微微一沉。

    如果说仗着精神意志,她能勉强扛得住普通鬼级的威压,可到了鬼中这样的程度,那就真不是一个虎巅可以靠意志去抗衡的存在了。

    此时威压临头,但她仗着长剑拄地、勉强不倒,抬头与那普罗米斯城主对视,眸子中毫无怯色。

    只见那普罗米斯笑着说道:“当街闹事,拘捕袭击,打伤打残我鬼级护卫队长,简直就是意图谋反!”

本文网址:http://www.51cdcs.com/99/117927,手机用户请浏览:m.51cdc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